關於部落格
最近瘋狂迷上デュラララ!! ~尤其是小靜靜和臨也這對歡喜冤家(?!)~他的歌也很好聽喔~每個禮拜最期待的就是他的動畫和簿櫻鬼了~YA~HI
  • 511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永無止境 第一話源之章

W.C.P138,自從三大帝國決裂後也過了100多年,敵視的態度趨於和平,在次簽訂『三地互不犯條約』,和平的世界在度降臨,但一股蠢蠢欲動的邪惡勢力醞釀著,破壞這和平的世紀......

空曠的房間除了一張白色的單人房、一張老舊原木桌和兩張椅子,室內完全不帶點花樣裝飾,說好聽點就是樸素,任何人絕對無法想像得到,這裡其實是紅南國的皇宮裡。

一名看似十五出頭的男子獨自坐在房裡,男子有著深咖啡色長髮和深紅色的雙眼,冰冷的臉孔彷彿是沒有靈魂的娃娃,而他就是紅南國二皇子──『藍靈‧颯爾峰』,散發著高貴的氣質,有著遺傳到母親姣好的容貌,凡是見過他一面的人,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會變成他的俘擄。在小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自己和其他兄弟不同,兄弟厭惡他,就連父王也明顯的厭惡他,甚至還派殺手暗殺他。

桌上放著一杯冒著熱氣的茶和一本墨綠色封面的書,藍靈輕輕的翻開,書中使用著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人解讀出來的古文,藍靈雖然無法研讀其中的涵義,但是上頭的文字卻有著令人懷念的感覺。此時,一陣細微的敲門聲,如果沒有仔細聽聆聽,絕對聽不出來,但是對於喜愛寂靜的藍靈來說,可就不這麼一回事了。

被突如其來的聲響打擾,藍靈顯得似乎有些不悅。而且在這時間怎麼會有人來這裡?藍靈立集合上了書,拔出繫在腰間上銀色的護刀,迅速的走到門旁,藍靈猶豫著應該怎麼做,門外傳來細微的聲音。

「小鬼,是我穆。」

熟悉的音調從門外傳來,緊繃的心情立刻鬆懈下來,輕輕的敲一下門,示意入門。藍靈把刀收回刀鞘,走回桌旁。隨後房門打開,走進的是一名男子,金黃色的頭髮和一雙寶藍色的眼睛,配上一米八高挑的身高,是藍靈知心好友之ㄧ。

「穆......你怎麼在這裡?父皇不是下令......」藍靈不解的看著他,話才剛說到一半就被穆所打斷。

「小鬼,這件事等一下再說!快跟我走。」穆拿出一個袋子裝了藍靈的書,拉起冷靈的手,正準備打開門。

此時「碰!」的一聲門被打開,走進大批穿著銀色盔甲的士兵,藍靈和穆被團團圍住,士兵盔甲上刻著禁衛軍的軍徽。一名身穿金黃色衣服的男人走了進來,衣上繡著一條青龍,而青龍爪上別著紅南國皇室才擁有的徽章,他就是紅南國皇家的嫡長子──『尤拉基‧颯爾峰』

「皇......皇兄......」藍靈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尤拉基。

「住口!你這個賤人,你沒資格叫我,來人啊!給我拿下他!」尤拉基一臉不屑的表情看著藍靈。

藍靈看著尤拉基,在他眼中從小就只有鄙視和嘲笑,雖然早就明白,但他還是抱著一絲絲期待,希望父皇可以和兄弟可以正眼看他。此時餘光看見門外站著三弟一臉幸災樂禍的笑著,這一瞬間,時間彷彿全都靜止了,所有的希望和期待的心,全都粉碎的一乾二淨。

我能恨嗎?我付出了這17年的心,就只是希望你們能夠多注意到我、關心我,就連這一點點的要求都不願意給我,我還能在期待嗎?相信任何人嗎?呵......我什麼東西都沒有了。我應該歡喜終於看清這一切事實嗎?還是悲傷?......我不知道......

藍靈腦中思緒紛亂,身後的禁衛軍上前企圖抓住藍靈,一旁的穆抽出繫在身後的刀,抵抗住禁衛軍的行動,禁衛軍見形勢不妙,紛紛拔出刀。一群的禁衛軍和穆交戰著,這時有些禁衛軍看見藍靈站在一旁一動也不動,揮起刀子砍向藍靈。當藍靈好不容易回過神,又見刀子朝自己的方向砍來,已經閃不掉了......

心灰一冷的看著即將落下的刀鋒,就連最後的求生慾望也放棄了,『?!』的一聲,藍靈的視線望向前方,穆......為什麼?為什麼要救我?連我自己都已經放棄希望了,為什麼還要救我?

「穆......」

「小鬼,你這個傢伙!你就這麼想死嗎?」穆打掉眼前禁衛軍的刀,抓著藍靈趕到背後。

「......」聽了穆的話,我愣住了,我真的想死嗎?我死了不是會比較好?這樣什麼事都可以不用心煩了......不!我一點也不想死,我還沒找到事實的真相,我絕對不能死!

我拉了拉穆的衣角,露出一抹微笑說道「我不想死。」

「我知道了!」穆揚起了嘴角。

穆拉著我退到窗戶旁,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,只剩下旁邊的窗口,該怎麼辦?

穆看著我一臉疑惑的神情,立即了解到我的想法,這時他突然把我扛在肩上,我嚇了一跳,他到底想要幹嘛?

「穆......等一......」我緊忙喚著他,他到底想要做什麼,沒想到竟換來一抹微笑。

「小心點喔!小鬼。」他給我一臉燦爛的笑容。

「什麼!?」奇怪!?我怎麼絕得這微笑中帶著......邪惡的感覺?是我的錯覺嗎?

正當我不知所措時,穆立即轉過身,向身旁的窗戶跳了出去。什麼!?這裡......這裡可是五樓耶......不會吧......

眼前轉變成一片黑暗,四周的景色全都消失了,就連離他最近的穆也消失了,只剩自己一個人,此時耳邊傳來冰冷的聲音。

『呼喚我......』低沉卻又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。

「是誰?你到底是誰?」藍靈大叫起來,那是誰的聲音在呼喊我,我的頭好痛,這聲音我好像在哪裡聽過......我想不起來。

『你知道的!只有你知道我是誰,叫我的名子,我將會成為你力量來源......』

「名子!?」名子是嗎......我努力的尋找,可是越想頭越痛。此時腦海中浮現一個名子,好像從以前就已經存在了。

「席爾庫‧疾風刃!!」,此時身旁竄起大風,從風裡再次傳來冰冷的語調『皇譜‧聖天之子訂約‧風之者‧藍靈‧颯爾峰‧其獸之印‧席爾庫‧疾風刃』,身後傳來另一聲較為童稚的聲音『你終於想起我了!我敬愛的主人......』,眼前的景色開始扭曲,五彩繽紛的景色越來越清晰,不過意識也越來越模糊......

「嗚......」我慢慢的張開雙眼,一道光線射入我的眼睛,好刺眼,我搖一搖頭,想盡辦法讓自己清醒過來,我左看右看,只有直立著高大的樹林和繁雜的野草,身在未知的森林,我不禁想大叫一聲,這裡到底是那裡啊......

我施力想盡辦法撐起身體,從左腳卻傳來一陣刺痛,虛弱的身體似乎負擔不了,我的視線轉移到左腳,上頭緊緊綁著繃帶,但毫無章法的綁法,顯然是第一次,但還是讓我不禁皺眉頭。

此時,背後傳來一陣腳步聲靠近,是誰?是追兵嗎?反射性的伸手到腰間拔刀,咦!?我......我的刀呢?

「小鬼,你醒啦!」背後發出驚喜的聲音。

我轉過頭,出現在我眼前的是穆,他露出和平常一樣的笑容,解除了心中的警戒,而且他看起來還是那一副掉兒啷噹的模樣。

「你沒事吧?燒似乎退了。喏,先喝口水吧!」穆伸出左手摸了摸我的額頭,確定我已經退燒了,從腰間解下水袋遞到我眼前。

我拿起水袋看了看,緩緩喝下。穆看著我把水喝光,走到旁邊拿出我的銀刀和書遞給我。

「我知道這兩樣是你的寶物。」

我伸出手接過銀刀和書,這兩樣是我四歲時,久病在床的母親遺留下來的,是她的最後遺物,當時他似乎還告訴我一些遺言,但年幼的我又怎能理解,只是明白這兩樣是非常重要的東西。

「穆,你沒受傷吧!」我突然想起我們被大哥所帶來的禁衛軍團圍住,後來又跳窗,但是後來呢?我腦中完全沒有印象。

「我沒事!我原先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要救你,只要你沒受傷就好,但是跳下來後,突然有一陣怪風,讓我們安全降落,有如巧合一般。」穆一臉微笑說著。

「是嗎......你沒事就好。」我鬆了一口氣,使盡力氣站了起來,但虛弱的身子禁不起如此對待,搖晃了一下。

「對了!你現在該怎麼辦?現在紅南國到處都是你的通緝令。」穆伸手接住我虛弱的身體。

「嗯......去找夏洛克好了,她一定會出面幫我的。」

「好,就這麼辦!對了我剛剛買一件斗篷和外衣,還有我認為把那頭長髮染成黑色會比較好,這樣可以躲過搜查人員。啊!還有另一個辦法啦......呵......」穆忍住笑意。

「什麼!?」穆的笑容令人非常的火大!他一定有什麼陰謀。

「呵......另一個辦法那就是扮成女生,反正你又不常露面,就連皇室遊行你也從來沒參加過。百姓也只知道有個二皇子而已,沒什麼人見過你,所以不會發現的,放心吧。」穆邪邪笑著。


「......」藍靈鐵青著臉看著穆,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,穆大概已經被大卸八塊好幾次了吧!

「開......開玩笑的啦!衣服和斗蓬都在這麻布袋裡。」似乎察覺到藍靈發出的殺氣,決定先稍為離開一下。

「我不喜歡這種玩笑!!」拿起穆放在地上的袋子,拿出袋內一套深藍色的長衣和一件黑色的斗蓬換上,但是衣服似乎有點太大......而且這還是一件『女用』的衣服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