闇部狂想曲
關於部落格
最近瘋狂迷上デュラララ!! ~尤其是小靜靜和臨也這對歡喜冤家(?!)~他的歌也很好聽喔~每個禮拜最期待的就是他的動畫和簿櫻鬼了~YA~HI
  • 496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天意 第四話 危機狂響曲

看見系統顯示,我升了七級,太好啦!我終於告別了零級,升級了,不過只有升七等嗎…我可是拼了老命的搏鬥(?),我用零等打贏40等的黑狼,沒有多一點的福利嗎?連個寶物也沒掉下半樣,這個遊戲製作人真是太沒良心了,難道就不會看在我是個新手,就多一點福利也不會…(嗯~要怪就去怪那個沒良心的作者!)
冷靈正要收起銀月,此時,一陣巨大搖晃,讓冷靈下了一大跳,跌坐在地,好不容易漸漸停下,不再繼續搖晃,冷靈見地面不在搖晃,便緩緩站起,現在是怎樣!?大地震?火山爆發?世界末日…還是…還是『外星人入侵』!?(你確定你的大腦沒問題吧…)
冷靈看著前方的道路,看來似乎還有段距離,正當冷靈踏出第一步時,背後竟傳來一陣細微腳步聲,老實說…如果沒有仔細聽還聽不太出來,要不是這五天來被求敗折磨的『不成人形』,不然也聽不出所以來,腳步聲離冷靈越來越靠近。
是該攻擊還是拔腿就跑,到底該怎麼辦?可是如果我拔腿就跑,求敗應該會…宰了我吧…啊~算了…反正都死定了,那決定和他拼一場!而且說不定我還有獲勝的機率,機率嗎…總之~一定比和在求敗對打情況下大太多了,我拔起銀月,等待一個最恰當的時機,腳步聲越來越靠近,嗯~時機差不多,我想也沒想直接向後方砍去。

「鏗!」兩刀碰撞在一塊發出巨響,不…應該是說兩把刀外加我的銀月一把劍,仔細一看,竟然是…求敗…奇怪!?為什麼求敗會在這裡?不是在森林的出口等我嗎?順帶一提求敗是二刀流的使用者,當然是兩把刀。
「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」我滿腦子的疑問。
「用你那沒用的大腦回想一下,我說不能和你一起進山洞,可沒說不能進森林,還有剛才的那隻黑狼是這座身森林的看門者,要打贏它,施在森林外的咒語才能解除,我才能進來,這樣你懂了嗎?還有你打隻小小的怪也未免太慢了吧!」求敗向後退一步,將兩把刀插回身後,滿臉怒氣看著冷靈。
「...不懂...」
「呵呵呵…看樣子,你的大腦已經沒救了,我應該再把你丟進河裡餵鯊魚!」求敗一臉殺氣的逼向我。
「求敗河裡不會有鯊魚。」
「是嗎!河裡沒有鯊魚啊!」求敗聲音從我後方傳來,奇怪他什麼時候在後面,呃…潛在的危機意識感應器啟動,我竟然有種…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,這到底怎麼回事…
「沒錯!你終於懂了!河裡沒…不不不河裡有鯊魚!」咦…你還不懂我為什麼轉變那麼快嗎?那還用說,當你在發表言論時,背後突然在一瞬間傳來冰涼的觸感和殺氣,是站在你身後的人,在你脖子上架著一把刀,而且用著『危』笑看著你,你還能說不是嗎?如果你還說不是,我只能說:你是個沒大腦的傢伙!

「算了~不和你說那麼多廢話了,我們走吧!」求敗拎住冷靈的衣服,往森林裡繼續走,不過用拎著來形容好像太客氣了,更貼切的形容是…拖在地上。
不知是我的錯覺還是想太多,為什麼我總覺得我這個男主角當的有點…『沒用』,一開始的倒楣事,接二連三的一直發生,不管是什麼都是我,我真的就有那麼帶衰嗎?不過我現在確實有一種預感…我的衰運會一直下去,而且永無止境,老天爺啊!您到底要整我到什麼時候!(不是老天爺在整你,是作者在整你,難道你沒看到有個人在電腦前,邊打字邊偷笑嗎?)
冷靈跟著求敗走了好一陣子,森林裡頭越走越昏暗,身旁樹蔭掩蔽大多數陽光,幸好還有少數陽光從樹葉中細小的細縫摻透進來,求敗走到一半毫無預警停下來,而我卻沒注意到他異常的舉動,迎頭撞上他背後。
「幹什麼啦!?求敗,你難道不知道要停下來要先說一聲嗎?」我滿臉不悅的問著他,幹麻突然停下來還害我撞到臉…嗚...鼻子好痛。
求敗沒有反應轉過身,我嚇了一跳,難不成我剛剛說的話,害他生氣了,啊啊啊~我死定了,嗚嗚嗚~我…我的小命恐怕不保了...
「就是這裡!」求敗指著他前方,我看了看他指的方向,沒有啊!前方只有一大群的『蜘蛛』…和一個漆黑的洞,其實不仔細看還看不太出來,前方有一個漆黑洞口,洞口外佈滿著許多的蜘蛛絲和雜草,不過我現在的理智線快接近斷裂邊緣,求敗走上前拔起身後雙刀,使出了他的拿手絕活『雙炎斬』,這是求敗自創的絕招,利用手上的雙刀配合炎性魔法,其實在人的體內都存在著一種能量,而這種能量會從身上四周散發,而一般練武之人,都會將這種能量集中,而稱為氣,而求敗將體內的氣灌入刀內,轉換為刀氣,人刀合一,再將炎性魔法施在刀上,利用刀氣一口氣發揮出來將炎性魔法的破壞力發揮到最大。

求敗使用『雙炎斬』將洞口外的蜘蛛和雜草清乾淨,示意要我進去,理所當然我是先進去,我走過求敗身旁進入洞口,看著洞內漆黑毫無任何光線,天啊!不會吧!難不成真的要我探黑進去,我猶豫不決該不該進去,此時求敗竟毫不客氣用力把我推進裡面,當然不用說吧,整個人趴在地上,不應該是說我被求敗推進來時,先在地上滾一圈,之後整個人趴在地上。
天啊!好痛...我站了起來,映入我眼眶的是一片鏡子,啥!?你問我為什麼在漆黑沒有光線的地方下還看的見東西?剛剛我被求敗推進來的那一瞬間,原本毫無任何光線的動內,洞內兩旁突然照出光線,所以我才清楚看的到眼前的鏡子。
這是求敗所說的那面鏡子嗎?我看著鏡子上除了映著我的倒影,除此之外並無特別的反應,我現在要做什麼?看著鏡子上的我,心中突然浮現出一種想法,我...其實還蠻帥的嘛!!
突然之間,「磅!」求敗站在我後頭很很給我一拳,嗚嗚嗚~不要打我的頭啦!你知不知道打頭可是會變笨的說。
「你這個笨蛋,現在可不是耍帥的時候,還不趕快解決。」求敗滿臉怒氣,邊打我頭邊罵。
「咦!?求敗你怎麼會在這?你不是不能進山洞嗎!?」我揉了揉被求敗剛打我的頭,嗚嗚嗚~痛...
「我的確不能啊,但是現在是接任務中,這是可以允許的,我之前沒講嗎?」
「沒有!」你什麼時候說,我怎麼沒印象...
「算了!就算我之前說過,你也不會記得!」求敗繼續打我的頭。
「好啦好啦...不要打了...是這個鏡子嗎...」我不是說過了打頭會變笨嗎?還有我要怎麼做?我只記得好像有個鏡子,然後哩...嗯~說到鏡子你們會想到什麼呢?不用多說當然就是『白血公主』裡的魔鏡啦~呃...我該不會要站在前面說:魔鏡~魔鏡~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?
「魔鏡~魔鏡~誰是世界上最帥氣的男人?」我想我是男的,不可能說『最美麗的女人』吧,所以我改了一下台詞。
奇怪,沒反應,為什麼鏡子沒反應,難不成我說錯了嗎?「磅!」求敗在我後頭狠狠的又給我一拳。
「幹麻打我?」你沒看到我正在想辦法解任務嗎?
「你這個笨蛋,我不是跟你說是打破鏡子嗎!」這個健忘的傢伙,竟然又把我交代的忘的一乾二淨了!
「是嗎!?」為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...奇怪...
我拔起插在身旁的銀月,架好攻擊的姿勢準備出招,「風之破!」高喊一聲,將一直線直攻鏡面,當銀月即將觸碰到鏡面時,一陣青光阻擋我的攻擊,將我反彈回去,我四腳朝天的跌在地上,痛...我慢慢的爬了起來,看這站在我身旁的求敗。
他看到我被反彈回來,難道就不會接住我一下嗎?奇怪...求敗的眼神怎麼怪怪的,而且身上冒出冷汗,怎麼了嗎?我朝著求敗視線方向看去,是我剛才打的鏡子,而和之前不同的是,鏡上出現一個和求敗相似的人,有著茶褐色長髮,黑色瞳孔,散發出和求敗不一樣的氣質,求敗是屬於豪放派,而那人卻是散發著一股王者氣息,明顯是屬於不同人,他到底是誰?我正想開口,求敗卻搶先我一步。
「羽曄...」求敗有一點顫抖的說著。
「好久不見了...大哥,沒想到竟然會有人可以幫你解開我的咒語,哼~算了,現在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,大哥...我們總有一天一定會在見面,到時我們在算所有的舊帳吧。」他撇過頭,有點不悅的說著。
他一說完話,不等待求敗任何回應,鏡子立即浮現出紅色光芒,鏡子上開始出現龜裂裂痕,開始崩落,而再同時山洞開始搖晃,我看著求敗一動也不動的站著不動,心中不知為何升起一把火,我立刻抓住求敗的手「快塌下來了,快走!」,頭也不回衝向洞外。

「你...我是不知道你和那個叫什麼羽什麼東西的人關係,但是剛才你差點死了你知道嗎?」我非常憤怒的打了求敗一巴掌。
「...對不起...」求敗對著我免強擠出個笑容。
「哼... 我不需要一個裝著笑容的求敗,這一點也不像你。」我一點也滿意他的強顏歡笑,像這種虛假的笑容我不需要,我已經受夠太多了。

...謝謝你...冷靈,你總是在我無法面對現況時拯救了我,的確,這樣的我真的不像我自己,我也必須要從新開始,現在把一切那些困擾我自己的事拋諸腦後,不要再回想著那些事了...

「...」為了讓冷靈安心,我獻上我打從心底的『危』笑,獻給你這個沒大腦又笨的傢伙。
「呃...」嗚...就算我打了你也不需要放出那麼多殺氣好嗎,不過...至少這樣我也放心多了。
「冷靈...我們來看剛才的任務結果好了。」
「啊~對了!剛剛好像有系統提示聲響起。」

《系統提示:玩家冷靈完成任務A,聲望+5000,五萬金幣,獎品隨機》

《系統提示:玩家冷靈完成任務A,獲得人型寵物,請玩家冷靈取名》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